"你结了婚,我们还是在一起呀。"芙奇怪地说

 英捡起那弹球,失神地凝望着。
  "天呐,为什么记忆要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跳出来,扰乱我已经平静的内心?难道这就是所谓生命的证据?它令我如此痛苦,我却无力摧毁,不是因为它太坚强我太软弱,而是因为,它已经变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……"
  次日,英约上芙来到咖啡店,坐在那里自顾自吃着冰激凌,半天不语。
  "嘿,嘿!你这是怎么了?"芙问。
  "我们去北京过年,过了年,回来就结婚。"英说。
  "这次真的决定了吗?别又耍我啊!"
  "我去北京之前,一定要见到你,就是因为从北京回来,我就要结婚了。"
  "你结了婚,我们还是在一起呀。"芙奇怪地说。
  英不回答,从包里取出了一封信,递给芙。
  芙接过信,看了之后更奇怪了。
  "你从乌镇寄来的,是你自己写的吧?我认得你的笔迹,你干吗自己从乌镇寄给自己?"
  "是我自己写的,信封是我写的,信是另一个人写的。"
  "坏了坏了!听起来很严重……"
  "这封信曾经是一个约定,我们约好了,由这封信开始一段新的日子,我以为我们只要约定就好了,但是他要写这封信寄给我,所以他写的信,我写了地址。"
  芙听得张大了嘴。
  "可是我没能按时接到这封信,出了很多事,我晚了,但是你知道,这是一个约定,任何一方都不能爽约的约定,一旦爽约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"英几乎要哭出来。
  芙:"你爽约了?"
  英:"我爽约了。"
  芙:"这个人是谁?"
  英:"他在很远的地方,和我们都没有关系。"
  芙:"你真的不能爽约吗?天下有多少海誓山盟都是会爽的,何况远远地邮寄来的一封信?"
  英:"他……就是我要找的那一个人。"
  芙又张大了嘴。
  "我肯定!"英说。
  "天哪,你在干什么!"芙惊讶地看着英。
  英却不看她:"不是我,是我们两个人的宿命。"
  芙:"哪两个?你和阿雄,还是你和……这个人?"
  英:"……"
  芙:"哪里就是宿命了?!你在这里,和阿雄在一起,你和这个人只有一封信,宿命是什么,是结果吧,是最后你和雄在一起,怎么样呢,是阿雄,不是这个人。"
  英:"是……有些事情让我们错过了。"
  芙:"那就是上天的安排。你和这个人就该错过。"
  英:"可是,是一些没有办法的事情。"
  芙:"你没有办法,他呢?他也没有办法吗?如果我是这个人,如果我爱你,我会来找你,一定要找到你。"
  英:"他没有我的地址。"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